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
首 页 | 胡姓起源 | 家谱文献 | 胡氏宗祠 | 宗亲动态 | 寻根觅祖 | 胡姓名人 | 胡氏企业 | 宗亲论坛 | 机构简介
 
用户名:
密  码:
新用户注册  忘记密码?
   
会 员 总 数: 1852
文 章 总 数: 1130
图 片 文 章: 14
 武汉东鑫集团董事长胡
 世胡会向海内外宗亲发
 南洋胡氏在津举办地震
 世胡会决定:授予为灾
 胡玉麟、胡炜升、胡也
 胡雪峰走上街头捐10
 胡雪峰走上街头捐10
 胡炜升、胡建平、胡达
 88岁高龄离休老干部
 经营成大业 管理出效
    

 
崇安胡氏祖墓族谱探秘
  发布人: 晴雅 发布时间: 2014-10-22

  崇安胡氏祖墓族谱探秘

  《宋史•儒林传•胡安国》载:“胡安国,字康侯,建宁崇安人……”建宁崇安,即今福建省武夷山市。然而,数年来,我们一直被“在崇安,找不到或很难找到胡安国系族谱”的消息误导着。既然文定祠在崇安矗立了数百年,怎会突然踪迹全无?

  公元2012年5月25至27日,我们徐州、睢宁(江苏)、泗县、灵璧(安徽)胡氏宗亲联谊会会长、副会长、秘书长一行四人,专程赴武夷山寻根访祖,往返五千余里,不仅找到了钓鱼翁的始居地、墓地,而且在武夷山市、建阳市,拜谒了文定祠、五贤祠旧址,查阅了大量族谱资料,尤其清和、岭根、南墘三个村族谱资料惊人之多,大大出乎预料。

  前去寻访的,既有会长胡明遐,还有年已八旬、心脏被放了七个支架的离休副会长胡居林;最年轻的秘书长胡方亚,也已二线数年;天天集团董事长胡居杰为方便山区奔波,特地安排了商务车,足以表明我们此行的审慎和决心。为避免盲目性,我们还请满公后裔胡氏宗亲联谊会副会长胡林、胡氏宗亲网总版主胡南山,引荐武夷山市的宗亲、福建省胡氏宗亲联谊会常务理事胡良忠等,才事事遂心、处处顺利。仅选择性拍摄的资料,就有七百余幅。

  此次寻根,收获多多。历经两个多月的分类梳理、考订辨析,参照历史典籍,并与湖南、如皋等地族谱比对,予以全面审视、综合论证,概括起来,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

  一、 找到了钓鱼翁入闽的始居地、墓地、钓鱼石

  钓鱼翁胡谔,是胡安国的六世祖,生于五代末之公元959年(南唐显德六年己未、吴越显德六年己未、后周显德六年己未),为避乱,随官至后唐礼部侍郎的父亲恭己入闽(南唐被北宋灭于975年,吴越被北宋灭于978年),初居今武夷山市城西南不远处的“温岭镇(今属武夷镇)黄栢里之柘阳”(今名黄柏村、柘洋村),“号为柘阳胡氏”。与籍溪刘氏结婚之后,“遂迁居籍溪之滨”,钓鱼自晦。北宋统一中国南方后,选拔人才,胡谔为集贤院学士,雍熙丙戌(986年)任永嘉主簿(永嘉县,隋开皇中以永宁县改名,治所在今浙江温州市),以故又称“主簿公”;晚年仍以钓鱼自乐,人称“钓鱼翁”。卒于北宋仁宗天圣元年(1023年),享年六十四岁。有人因为找不到历史资料与遗迹,而疑其只是“传说”。

  由于路线不熟,加之小雨不断,我们第一天虽然早上六点就直接上了高速,两千四百余里,却直到晚上九点多,才与福建省胡氏宗亲联谊会常务理事胡良忠宗亲,在武夷山市政府大门前汇合。住下、用餐之后,已过十一点,只能简单交流。次日一早,按照商定的计划,由良忠、秀兴宗亲带领,一路东南,直奔五夫镇。

  武夷山市,位于福建省西北部、闽赣两省交界处,原名崇安县,建于北宋淳化五年(公元994年),系由崇安场升置;因其境内有旅游名山——武夷山,1989年,国务院批准撤县建市,隶属于地级市南平市。其面积虽近两千八百平方公里,总人口却只有21.68万,其行政建置,五镇、五乡、六个国有农茶场。五夫镇,即其五镇之一,在市区东南四十多公里,古名五夫里,南与同属南平市的建阳市将口镇接壤。

  虽然是旅游城市,却买不到一张地图,多云天气,不辨东西。幸亏我们为防阴雨,带了罗盘,经专程从建阳市赶来的胡荣春宗亲指引,在五夫村北三里许的籍溪旁,穿越一人多高的荆棘、茅草丛,不仅找到了钓鱼翁的始居地——胡家坪(又称胡塘坪、胡墩),而且找到了钓鱼翁的墓地,以及“太公钓鱼石”。

  钓鱼翁墓地,实际查勘的结果,与后来见到的清嘉庆二十四年(1819年)《胡氏重修宗谱》中的《钓鱼翁墓》地图,完全吻合。

  该墓位于武夷山市五夫镇五夫村北。所谓“雁飞田”,是形容钓鱼翁钓鱼之处,籍溪自东向西流,背后诸山,如展翅南飞的大雁;其钓鱼之处,既像“龟头”,又像大雁南飞小憩、正低头饮水。墓在“龟头”与“雁飞”山之间,原有一片田地。其右(西)方,钓鱼翁名之为“胡墩”,后被改为“胡塘坪”(又名“胡家坪”),“ 乾隆四十九年(1784年)因遭洪水推荡,将西园下祀田四十五亩一并推流成溪,反成沙墩”;今更片瓦无存、满眼荒凉。

  钓鱼翁墓,因子孙四处播迁,远离五夫,无人看管,千年之后,竟于二十世纪中叶,被人挖地基盖房时无意间掘开,现在只有一处坑穴。

  墓穴下方数米,就是钓鱼翁的钓鱼石(当地人称“太公钓鱼石”),依然岿立于籍溪之中。该石虽经千余年风雨剥蚀、溪水冲刷,其形状,至今远看仍似“龟头”,难怪该山又被称为“龟山”。

  二、见到了大量不同年代、版本的族谱资料

  拜谒钓鱼翁墓地之后,下午,我们由胡荣春宗亲带领,驱车南下二十余里,来到他居住的建阳市将口镇胡巷村。

  胡巷村,原名清和村。听其名,颇感特异,询问来历,只说自古如此。后见谱中“大明正统十一年(1446年)前修国史致仕、教授云谷邱锡”所撰《清和堂记》,方知果然与胡宏之子胡大壮有关。因受大壮“十世孙琮”所请而作,其文曰:“宋大壮胡先生,五峰先生之子,文定先生之孙也。传祖父之业,而以吟詠名于世,于其所居之堂,匾曰‘清和堂’,在于衡山……夫先生,一代之伟人也。德足以镇俗,言足以救乱,而优游吟詠,深入陶杜蕴奥。其以‘清和’名堂者,岂不以‘清’与‘和’,皆美德也?清,一于‘清’,则失之狭;和,一于‘和’,则流于不恭,必以‘和’济‘清’,以‘清’制‘和’,则刚柔不偏、阴阳合德,而持身立志、应事接物,庶得时中之道,而不夷不惠矣。然天地之气,春而和,秋而清,天而犹尔,而况于人乎?……历代取士,皆以胡公《传》(注:指文定公《春秋传》)为主,我朝皇上诏文定先生从祀学宫。而发明夫子之心,即发明天地之心也……而先生所作‘清和堂’,无乃亦寓是意欤?先生之孙四一公,于衡山取籍溪先生(注:待考。笔者与良忠,皆疑为“致堂先生”胡寅)归葬建阳东田凤历山,遂为建阳人。至五世孙侨,仕元为镇抚,生子六公玺;六公玺子文仲,赘于黄亭,遂为崇安人,而琮,则其孙也。古之圣贤,必有其后。而先生之家,子孙不失,文献世守,则其泽尚未有涯也。故予不郤所请,勉焉为之记,以示于来者。”

  原来,大壮之孙四一公(大壮之子名“钧”;钧子名“泾”,即“四一公”),“于衡山取籍溪先生归葬建阳东田凤历山”之后,便在东田东北方向,卜居于背山面水之地,“遂为建阳人”,名其村曰“清和”,后被称为忠孝里清和村。大壮之孙胡泾,之所以“取籍溪先生归葬建阳东田凤历山”,是因为,胡安国之父、胡宏之祖、大壮之曾祖胡渊,“墓葬建阳县忠孝里廻潭并源陇下,坐庚向甲,有三分卯酉”;定居清河村,世守祖墓、代不乏人而已。

  三、明确了列祖列宗的祠、墓所在

  谱中专列祠、墓章节,并有像赞、图记

  1、 初见列祖列宗像、赞

  崇安诸谱中,有像、赞,首先是入闽始祖钓鱼翁胡谔,其后依次是文定公胡安国,以及胡寅、胡宪、胡宏、胡宁。像之上,有封号、谥号、号、官名,以表明身份。譬如,胡安国,虽然谥号“文定”,但明代宪宗成化三年丁亥七月又追封为“建宁伯”,像之上就题为‘建宁伯文定胡先生像’。胡寅、胡宪、胡宏的谥号,分别是文忠、靖肃、明公,其像则分别题为“文忠致堂胡先生像”、“靖肃籍溪胡先生像”、“明公五峰胡先生像”等;胡宁无谥号,其像则题为“太常卿茆堂胡先生像”。